婉兮清扬

On January 26, 2018

灵魂摄影师——自诩的名号,却被摄去了魂魄。


遥远的撒哈拉

三毛曾在《撒哈拉的故事》描述了这样一段经历:我素来喜欢摄影,每当荷西从矿厂下班后,我们便驾车驰骋在广袤的沙漠之中。殷红的沙子、驰骋的羚羊、缓缓的驼峰、散在的村落,尽收眼中。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,恐怕也莫过于斯。

偶遇一村落,下车采风,却被居民拒绝。这里的人们认为:黑黑的摄像机如同魔匣一般,富于魔力,被拍之后便会失去灵魂。


灵魂摄影师

不觉间爱上摄影的感觉,透过取景窗观察世界的感觉妙哉。一草一木、山川河流、写意的人物,在其中别具风味,此时我的魂魄和他们宛若有了可以沟通的桥梁。但当照片成型之后,这种感觉则荡然无存。掩卷、合目、自思,方能忆起。铭记-失落-寻找,来回循环。


婉兮清扬

某年,某时,某地,具体朝代已不可考,权当作红尘中的一段历练,名曰甄婉兮。

机缘巧合,灵魂摄影师借得西子用过的相机,摆了灯阵,只见佳人携步款款而至,不可方物。见此状,不觉额头细汗密布,微微颤抖。目光穿过取景器,只见佳人美目盼兮,巧笑倩兮。灵魂摄影师三魂六魄已去大半,虽说可定格他人灵魂,但此时自己颇为自负的学识全然冻结。拍摄匆忙了事,成为心中一大憾事。郁郁终日,投身藏经阁,以期再相逢,找回自己的魂魄,并用镜头定格其在凡世的印象。


劝君莫婉兮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